余光中有首詩叫《車過枋寮》,講的是台灣最南邊的屏東田野風光,「甜甜的雨」、「肥肥的田」,還有「最鹹最鹹」的海。但要有點歲數的人才知道,想體會這首詩描述的南島的美,關鍵卻是詩名的頭一個字:「車」。

你必須得乘著南迴線上的藍皮普快列車過枋寮。

南迴線繞行臺灣的最南端,西起枋寮,東至卑南,連接了西部幹線和花東鐵路。南迴線沿途多處由山洞和橋樑貫穿中央山脈,倚著崇山峻嶺,俯瞰一汪大海,這樣依山傍海的絕景在臺灣不算罕見,稀有的是上頭的這一列藍皮普快,在世界各處的子彈列車、磁浮快鐵爭相競速時,每日僅此一班的藍皮普快列車,仍用柴油推進著飽經風霜的鐵輪,一齒一齒靜靜地復刻著昔年的風光。

這班枋寮 — 臺東(舊稱卑南)的藍皮火車,在鐵道迷心目中有著崇高的地位,身為碩果僅存的柴油列車,她走得慢、沒有冷氣、椅背不合人體工學、座位間沒有把手,但她有著其他火車望塵莫及的美,她美在車身上的漆、透著海風的窗、忽明忽暗的老燈管、喀搭作響的老牌電扇,她美在車廂內一股寂寂的柴油味,固執地對抗著光陰的更迭。

也許你能說,她美在那一身拒絕向時代低頭的風骨。

--

--

tree of life 一棵小樹

tree of life 一棵小樹

Embroidery designer| Passionate about creating embroidery art